第四百九十七章 东家,您怎么来了?(1 / 2)

王绾正在心里慨叹着,只听闻御座上传来嬴政沉声的话语。

“昭儿那小子这个时辰来做什么?传吧,让他进来见朕。”

嬴政随即朝冯去疾、李斯和王绾三人摆了摆手,吩咐道:“三位爱卿,朕所设想的丝绸之路的商策,可当回去好生梳理,尽快拟定施行之法。

“不日廷议过后便当推行,朕就等候三位爱卿的佳音了,退下吧。”

嬴政说罢,冯去疾、李斯和王绾三人也不敢耽搁,当即跪地领命随即退去。

“微臣遵旨!”

“谨遵陛下吩咐!”

“臣等告退……”

随后冯去疾、李斯和王绾三人从章台大殿上退走之际,正好与碎着步子登上玉阶的嬴子昭打了个照面。

李斯和王绾并未抬头,只顾快步而走,倒是冯去疾对自己的这个外孙嬴子昭多有赞许。

微微笑着朝嬴子昭使着眼色,冯去疾像是在鼓励着嬴子昭放手去做一般。

嬴子昭也暗自低垂着脑袋朝冯去疾示意,两人似乎暗中早有密谋过什么。

嬴子昭快步到大殿正中,跪地拱手,朝御座上的嬴政叩拜着。

“孙儿拜见祖君!祖君万年!大秦万年!”

嬴政拂袖道:“昭儿,你起来吧,这个时辰你来找朕,所为何事啊?”

嬴子昭见嬴政正忙于处理国务,便顺势说道:“祖君,叨扰祖君理政,孙儿不胜惶恐!

“祖君,孙儿此次前来,是为了……”

嬴政不等嬴子昭一句话说完,当即黑着脸,沉声反问道:“昭儿,你可是因为那隗状之事?”

嬴子昭听着嬴政的话语心里有些紧张,因为先前嬴子昭就因为想为隗状求情,就曾经被嬴政一番严厉呵斥。

嬴子昭此番便多留了一个心眼,和声细语地说道:“祖君,孙儿并非是要为隗状求情,只是孙儿觉得隗状他好歹是朝廷的将作少府,官居高位,秩次千石,如此唐突惩治,未免会让旁人心有不服……”

“昭儿,这件事你莫要再多谏了,你既然都已经看见了那隗状的下场,又何需多言?朕是绝不会收回成命的!”

嬴政猛然说道:“那隗状是咎由自取,昭儿你莫要再谏,若无旁事就速速退下吧!”

嬴子昭见嬴政如此勃然大怒,哪里还敢再多嘴,只得垂头说道:“祖君您息怒,孙儿不是那个意思……

“祖君,孙儿是奉娘亲之命而来,特地来奏请祖君,孙儿明日可否陪同娘亲前往右丞相府上,近日来娘亲她思念外公,祖君您可否恩准……”

嬴子昭缓缓说罢,便跪拜在地上,略微抬头试探地看着嬴政的反应。

嬴政脸上的表情的确晦朔不明,少顷,嬴政才思忖后道:“昭儿,此事并无不可,你就且陪同你娘亲去吧。

“只是昭儿你也将晨曦那丫头带上,晨曦那丫头这些时日在府上也孤苦无趣,一同到右丞相府上也算是散散心了。”

嬴子昭虽然面露难色,但也只得应下,“孙儿遵命,孙儿谢祖君恩准!”

其实嬴子昭此举是在故意为之,毕竟自己现在还是少公子的身份,与京师咸阳中的官吏接洽来往时为避嫌,理当有所禀告,以免被旁人落得口实。

而且这样在御前奏禀,还能彰显自己孝敬重尊之心。

但是嬴子昭的这些小心思完全都在嬴政的掌控之中。

嬴政知道那冯沅和嬴子昭定然是要和冯去疾密谋些什么,因此才让嬴子昭将晨曦也带上,意在让其有所收敛……

“孙儿谢祖君恩典,孙儿就不叨扰祖君操劳国政了,孙儿告退!”

等到嬴子昭退出章台,折返回长公子府邸后,心思仍旧纷乱着。

祖君让我把晨曦那个丫头也带着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

难道因为子婴长兄的缘故,晨曦那丫头的地位也要有高涨的势头了?

……

长公子府邸。

内院的深闺之中。

女眷厢房的花厅内,晨曦正身穿着一袭薄透的纱裙,依偎在椿凳之侧。

素手撩拨着发丝,晨曦的眉眼凝聚着阵阵愁思,心绪也随之哀切起来。

这些时日以来,自从父亲扶苏被发配到上郡监军之后,晨曦的处境就更是水深火热。

晨曦一母同胞的长兄嬴子婴在十年前离奇失踪之后,自己就像是少了一位可以倚仗的主心骨,让这位本就没了母亲王筠的可怜女儿,不知道遭受了多少横眉冷眼。

扶正的冯沅和其子嬴子昭对晨曦百般刁难,日子不可谓不艰难。

“子婴长兄,晨曦好想你,好想你啊……母亲走后,父亲现在也不在晨曦的身边了,子婴长兄,要是你能回来,晨曦才能活得下去啊……”

正当晨曦小声啜泣着私语时。

忽而闺阁的轩门被人从外端叩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