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八章 本公子要好好想想(1 / 2)

王戊和韩章两人听着秦风轻描淡写的话语,心里的震撼更是无可附加。

连通武侯王贲这样的人物都能被秦风收为己用,在朝堂上为其出列上奏,这是何等的地位和手段啊?

王戊和韩章都对秦风的驭人之术无比敬佩,也或许是因为秦风独有的人格魅力,这些文臣武将才能死心塌地辅佐于他吧!

王戊和韩章心有灵犀地相视而笑。

能够扶持秦风这样远见卓识的少公子,该是梦寐以求的荣幸啊!

庄园的厅房中语调轻微,掩着夜色,秦风便和王戊、韩章两人耐心地吩咐着……

……

兰池别苑。

十八公子胡亥自打从兰池出宫之后,便引来了京师咸阳各方势力的躁动。

只因为十八公子胡亥深受始皇帝喜爱,而且现如今长公子扶苏早已被发配到了上郡,朝中的局势一下又变得开朗起来。

在胡亥暂居的别苑中,前来拜会求见胡亥的文臣武将络绎不绝,正陆陆续续在别苑院门往来穿行着。

胡亥摒退一干人等,闭门谢客时已到深夜。

疲累不堪的胡亥拧着眉头,舒展着早已发酸的双腿,歪斜着身躯跪坐着,同时招招手招呼着。

“董翳将军可在?让董翳将军来见本公子。”

不多时别苑的寺人便将董翳领了上来。

胡亥起身相迎后便开门见山,“董翳将军啊,想必那件事你也有所耳闻了吧?”

胡亥拍了拍董翳的肩膀,语重心长似在宽慰,“将军的内侄被调任到左丞相府,明面上看也并非是什么坏事……”

董翳早就明白胡亥的良苦用心,当即抱手道:“公子,末将对公子向来忠心耿耿,莫要说末将的内侄被调任,就算是末将一死报效公子,又有何惧?

“只是此事恐怕没有如此简单啊公子,末将愚见,末将内侄现在长公子府卫率赵尧麾下任职,突然被调任,此事定然不是巧合吧?”

董翳作为胡亥的心腹之将,在未来可是要鞍前马后,一心报效的,现在也正是一门心思辅佐于胡亥暗中夺嫡。

董翳的内侄作为一枚关键的棋子被安插在了长公子府,既能和卫率赵尧,也就是整个赵家势力遥相呼应……

又能暗中提防赵尧生有二心,毕竟赵尧是效忠于长公子府,也正是如今的少公子一脉。

胡亥眉头紧皱,压低着嗓音揣测道:“董翳将军你所言有理啊,你可知道他们要将董平调任到左丞相府,可是有不少人附议。

“而且连驸马李由也亲自在陛下的御前上奏谏言,若说没有旁人从中作梗,本公子是绝对不会轻信的。”

董翳听到这也紧张了起来,“公子啊,那会是谁呢?陛下怎么说?不会是……”

胡亥的心中也拿不定主意,半猜测着道:“本公子也尚不能唐突断定啊,父皇连一句话也未言,直接下旨恩准了,倒是有些反常。”

“好好想想,本公子要好好想想……”

胡亥眉头紧紧皱着,匆忙拂袖摒退了董翳,便满面愁容地朝别苑的里端匆匆而去。

……

九峻山庄园。

秦风还在院子里收拢着刚刚打磨好的青檀木料时,嬴政刚好身穿着一身常服,慈眉善目地自院门进来。

一进来嬴政便爽朗笑着,“哈哈,秦小子你又在忙活什么呢?歇会可好?”

秦风见状赶忙丢下手中的活计,欢天喜地迎接了上去。

秦风一把搀扶住嬴政的臂膀,殷勤地引着路,便朝仆从吩咐着,“来人啊!看茶,备座,焚香!取棋盘来!”

“赵老伯您怎么来啦?快进屋歇着,外头冷吧?您怎么不多穿点。”秦风边说着边将身上穿的翻毛皮大袄披在了嬴政的肩膀上。

嬴政的心中登时升腾起一阵暖意,笑呵呵地道:“好啦秦小子你莫忙了,我来是想跟你说说话。”

嬴政搂着秦风,语重心长地道:“秦小子啊,昨日章台可是各地行省的述职之事,文书简牍堆积如山,你可听说了?”

秦风一应,“嗯听说了,不过我现在六师将军也只是个虚职,都是辛胜将军在替我暂领,相干诸务我一窍不通,去了反而是弊大于利。”

嬴政对秦风的考量颇为满意,便沉声说道:“秦小子你能如此考虑问题实在是太妥当了,无妨,我来就是要把昨日之事相告于你。”

嬴政随即拉着秦风谈笑风生地步入了厅房,爷孙两人促膝长谈起来。

“秦小子啊,长公子扶苏被陛下发配到了上郡,到现在还在身负监军督造之责,并未能回咸阳,也正是如此,各地行省的公子皇孙可谓是蠢蠢欲动啊。”

嬴政直截了当地说着,因为在他的心目中,扶苏过仁则弱的脾性绝非一年两年所能历练。

而且如今皇孙嬴子婴失而复还,哪怕是为了大秦江山社稷的后继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