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二章 这就是你不如你长兄的地方!(1 / 2)

嬴政在一众寺人和侍女们的簇拥下来到了长公子府邸的门前。

随着富丽堂皇的皇帝銮驾缓缓止住,中车府令赵高尖细的嗓音在府门前回荡着。

“陛下驾到,跪!”

“嵩呼!”

只见此时的长公子府邸门前,已经跪满了攒动的人群。

长公子夫人冯沅和少公子嬴子昭两人一前一后跪拜在前,身后则是一众府邸的仆从和寺人侍女们。

众人齐齐地跪拜在地,恭敬地低垂着脑袋,齐声迎道:“恭迎陛下!吾皇万岁!”

嬴政心情大好,在赵高的搀扶下缓缓走下了銮驾。

微笑着朝冯沅和嬴子昭摆了摆手,嬴政随口道:“都起来吧,都是自家人,莫要如此多礼了。”

冯沅低垂着螓首,一直不敢抬头,忸怩着娇身说道:“谢陛下。”

冯沅说着暗地里朝嬴子昭试了一个眼色,嬴子昭当即心领神会,懂事地朝前迎了过去。

挡开赵高,嬴子昭搀扶着嬴政的臂膀,撒娇一般地说道:“祖君,您可算是来了,孙儿好想您啊!孙儿还以为祖君您日理万机,今日又不来了呢!”

嬴政听着嬴子昭的话语,心里忽而有些动容。

联想起这些时日以来,自己好像真的有些将自己这个另外的孙儿遗忘在了脑后,嬴政的心中有些愧疚之感。

又见嬴子昭主动搀扶起自己,一种爷孙之间的温情涌上心头,嬴政旋即慈祥地说道:“昭儿,你也莫要怪朕,朕并非是不想来看你们娘俩啊,你父亲不在咸阳,朕知道你们娘俩心里苦,朕这不是来了么?”

嬴子昭闻声便顿时装作鼻头一酸的模样,装模作样地依偎在嬴政的怀中,“祖君!孙儿能听祖君您这么说,孙儿就算是死了,也死而无憾了啊!”

嬴政立马脸色一扳,沉声斥道:“傻孩子,胡说什么?什么死不死的,太不吉利!”

冯沅见目的达到了,便识趣地解围道:“好了好了,昭儿,陛下驾到是大喜事,还不搀陛下进府?难道让陛下在外头吹风不成?”

嬴子昭擦拭着泪痕,急忙搀扶起嬴政的臂膀,在前头引着路,“祖君,您快请。”

嬴政见嬴子昭如此懂事,心中对这个孙儿也有些释然,慈祥说道:“昭儿啊,朕虽然来了,但是朕可是要来查验你的课业的,你近日来可曾偷懒?”

嬴子昭鼓足勇气,拍着胸脯道:“回祖君,孙儿不敢懈怠,日日勤学课业!”

“好!真是朕的好孙儿,走,朕好好考考你!”

嬴政闻声欢喜不已,大手一挥便迈着健步朝府邸内走去。

忽而,嬴政刚要踏过门槛,余光看见了一旁跪着一位娇柔的小姑娘。

嬴政见那小姑娘有几分面熟的身影,定睛一看,立马道:“晨曦?晨曦你怎么跪在此处,还不起身?快起来。”

只见那小姑娘缓缓起身,朝嬴政欠身行着礼,“晨曦见过祖君。”

那小姑娘的一颦一笑可谓尽态极妍,正是长公子扶苏的长女晨曦公主。

晨曦公主和嬴子婴是一母同胞,自从九年前嬴子婴离奇失踪后,晨曦公主便一直在长公子府邸中遭受冷眼,长公子扶苏离开咸阳后,晨曦更是被冯沅和嬴子昭母子二人百般刁难……

此刻,一旁的冯沅见嬴政似乎对晨曦有些心疼之色,冯沅便急忙打着圆场,“啊,陛下,是这样,晨曦她听说陛下您要来,说什么也要出府迎接您,怎么劝都劝不住,也是个孝顺的孩子。”

嬴政满脸慈爱地望着晨曦,颔了颔首,伸手揽住晨曦在怀中,道:“走,晨曦,你与昭儿一道,都随朕走。”

“晨曦遵命。”晨曦似乎有些胆怯,欠身应道。

……

长公子府邸的内院。

厅房之中。

一众府邸寺人和侍女们在厅外伺候着,厅上仅有嬴政、冯沅、嬴子昭和晨曦四人。

嬴子昭和晨曦两人端坐在桌案前,嬴政则背着手来回踱步审视着。

“嗯,不错,昭儿这字写得越来越有长进了,颇有几分丞相李斯之风啊。”

“晨曦也写得不错,只是不知晨曦你学问课业研习得如何,晨曦你身为女儿身,虽不求你治学经典,然能读书识字也是好的。”

嬴政脸上的神情显得颇为满意,继而又朝嬴子昭说道:“昭儿,你的字写得不错,只是不知你在学宫里所习得的课业,如何?朕考你一番,如何?”

一旁的冯沅闻声,心里有些担心,生怕自己的儿子出了差错,急忙道:“陛下,昭儿他近日来皆是仔细练习笔墨之法,课业或许掌握得有些生疏,若有不当之处,恐扰了陛下的好兴致,不如……”

嬴子昭也忽而停笔,显得有些犹豫,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祖君,您看孙儿这卷字写得如何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嬴政却一脸不悦,沉声说道:“你们娘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