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二章 你知道该怎么做就好(1 / 2)

兴乐宫。

大夏殿中,听着那寺人吉寿前来传的始皇帝口谕,嬴麒和芈华两人都显得惊慌无比。

一向心思缜密,久遇大事不糊涂的芈华,此刻也已经没了主意。

毕竟今日自己的宝贝儿子嬴麒刚刚出了宫,到九峻山的庄园去寻找那个神秘的秦郎君。

可是嬴麒却带来了那秦郎君就是子婴的消息!

子婴作为大秦的少公子,当年离奇失踪,至今已经有九年了,如今重新回到咸阳,将来势必在大秦的朝局掀起一阵惊涛骇浪!

而且自己的儿子嬴麒前去私自找寻子婴,这是想要暗中结交皇孙啊……

尤其是子婴的身份如此敏感,陛下还将子婴偷偷在九峻山保护了起来。

此番若是陛下知道嬴麒发现了子婴的真实身份,陛下会不会因此而龙颜大怒?

芈华心思沉重,久久无法平静。

而在一旁的嬴麒也早就吓得浑身颤抖了起来,慌忙道:“娘亲啊,娘亲您倒是说句话啊,孩儿应该怎么办啊?父皇会不会……”

“麒儿啊,你莫要自乱阵脚,为娘觉得,现在你父皇还应当没发现……就算你父皇发现了……”

芈华思来想去,开始朝着嬴麒安慰了起来,生怕不远处的吉寿听见自己说的话,芈华便故意压低了嗓音。

“麒儿,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你父皇发现了你知道秦风就是子婴,那又会如何呢?

“麒儿你毕竟是你父皇的亲生骨肉,大秦的公子,没有恶劣的缘由,你父皇岂能无端处置你?”

芈华顿了顿,“若是你父皇要对你加以惩处,为何不直接宣诏,反而是让吉寿来传口谕呢?”

嬴麒一听,心情似乎舒缓了许多,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道:“是,是是是……娘亲您说得是……那孩儿就放心了……”

惊魂未定地朝殿门走着,嬴麒朝吉寿拱手行了一礼,道:“吉大人,咱们走吧……”

身后的芈华朝嬴麒投以鼓励的眼色,“麒儿,记住,一定莫要自乱阵脚……”

“多谢娘亲教诲,孩儿记住了!”

……

章台宫。

宽敞的大殿上空无一人,就连一众侍奉的侍女和寺人都一概不见。

唯有始皇帝嬴政正身穿一袭清简的袍服,端坐在御座上闭目养神。

不多时,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。

寺人吉寿领着嬴麒步入大殿。

“启禀陛下,老奴把麒公子带到了。”吉寿毕恭毕敬地朝嬴政躬身行礼。

“嗯,知道了,你且退下吧,让那小子上来见朕。”嬴政并未睁开眼,只拂了拂袖,淡然说道。

“老奴遵旨。”

“麒公子,陛下传你上阶。”吉寿仿佛捏着嗓子,语调尖细朝阶下道。

嬴麒正在殿下等候着,听见吉寿的话语,猛地一晃神,接着便快步朝玉阶上走去。

“孩儿拜见父皇。”嬴麒“扑通”一声跪拜在地,不敢失了礼数。

“嗯,起来吧。”

嬴政微微睁开双眼,坚毅的目光仿佛不可违逆,沉声道:“麒儿,朕问你,你可曾想过造反?”

此时此刻,吉寿已经奉命退下,整个章台宫的大殿上就只剩下嬴政和儿子嬴麒。

空荡荡的大殿不断传响着嬴政掷地有声的话语,宛如深沉的钟声一般宏亮。

但是这句话却仿佛雷霆之音一般,瞬间就将嬴麒吓得双腿发软。

不由自主地打着摆子,嬴麒下意识地紧了紧双腿,差点就要尿出裤子来。

“父,父皇您老人家何出此言啊?孩儿,孩儿怎么敢有如此天理不容的想法啊?”

嬴麒很明显被吓坏了,面色发白,哭嚎地辩解着。

嬴政却不以为然的,继续面无表情道:“麒儿,你想必也已经听说了,你三哥在衡山郡聚众谋反的事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三哥?

是啊,前些时日,三哥将闾好像就是在衡山郡被朝廷钦差给缉拿归案了……

三哥将闾他真的有这个胆量吗?

胆敢造父皇的反,三个是嫌活得太久了吗?

嬴麒反应了过来,立马在地上重重地叩起首来,呼嚎道:“父皇,三哥他胆大包天,犯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孩儿绝无此心啊父皇!”

嬴政听到这,微微一笑,平静道:“好了,麒儿,朕已经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了,你起来吧。”

“父皇,您……您知道孩儿?”

嬴麒虽然不明所以,但是立马又惊又喜地起身,谢恩道:“孩儿谢父皇恩典!”

嬴麒狼狈着站起身来以后,嬴政才道:“麒儿,其实你三哥也并没有做出谋反之事,只是开牙建府,私募府兵,触犯了规制,朕着人前去惩治便是。”

嬴政转而朝嬴麒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