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 单手降烈马,田璧君被淫贼轻薄了!(1 / 3)

咸阳城。

长街一侧的摊车前。

田璧君听见动静,回身一看。

只见秦风正步伐矫健地大步过来。

望着秦风眉宇间俊逸的神色,久居闺阁之中的田璧君不由得多看了几眼。

秦风微微一笑,当即朝田璧君躬身行礼,说道:“在下秦风,见过姑娘。”

田璧君莞尔一笑,俏脸上顿时映上一抹红晕,欠身还礼,随即羞怯地拂袖遮住面容。

秦风朝一旁的贩夫说道:“店家,你这纱灯,是不是卖得贵了些?”

秦风话音刚落,那贩夫顿时显得有些惊慌。

垂头躲避着秦风的目光,贩夫匆忙说道:“阁下说笑了……小人这都是小本生意,讲究的就是诚心实意,怎么会卖贵呢?”

“哦?是么?”

秦风俯身拿起纱灯,放在手中一阵打量。

“啪嗒——”一声。

秦风将纱灯底座上的旋钮一拨动,纱灯上围着的一层薄纱也随之忽疏忽密。

贩夫见状,顿时大吃一惊,愕然道:“阁下,阁下竟然懂得这纱灯的用,用法?阁下真是行家啊!”

秦风一昂脑袋,干脆道:“这纱灯虽然奇异,可也不至于如此之贵,你可不要看见人家姑娘心善,就故意欺瞒……”

秦风说罢,狠狠地瞪了那贩夫一眼。

贩夫立马急道:“阁下这是说得哪里话……小人不敢,小人不敢。”

秦风微微一笑,将手中的纱灯递给了田璧君,颔首道:“姑娘,这纱灯你拿去,钱两嘛,这店家应是少些了。”

“一百钱,足够了吧?”秦风回头朝贩夫说道:“你进货价差不多是九十钱,你这一会功夫就净赚十钱,不亏。”

秦风对自己作坊所制造的青檀木纱灯很是熟知,像这样小巧的纱灯,用来供给咸阳小商贩的,价格的确不高。

田璧君一听,顿时喜笑颜开。

那贩夫却满脸无奈。

完了完了,这人竟然连纱灯的进货价都如此熟知。

摇了摇头,贩夫苦声道:“唉,阁下真是了不得,小人今天是遇见能人了……”

正当田璧君从裙袖中取出钱两,购得纱灯的那一刻。

突然。

长街上轰然响动起了一阵嘈杂的声响。

秦风和田璧君急忙朝着人群躁动之处看去。

只见一群黔首正惊慌失措地各自逃窜着。

“快跑!快跑啊!”

嗯?

出什么事了?

秦风正皱眉望着,忽而听见一声凄厉的马嘶。

再看时。

人群之中骤然窜出一匹通体乌黑的骏马!

那骏马尖细地嘶吼着,四蹄如飞,播土扬尘而来。

一旁的田璧君眼睁睁地看着骏马疾驰而来,竟有些失神,忘了该如何行事。

“姑娘,小心!”

秦风见状,急忙将田璧君朝自己的怀中一揽。

转瞬之间。

秦风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凉,那骏马便飞驰而过。

长街上正鼓动着烟尘。

秦风怀中的田璧君却突然一声娇声嗔叫。

“啊!淫贼!”

秦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脸颊上就结结实实地捱了一巴掌。

“姑娘,你……”

秦风正觉得莫名其妙,俯身一看,却发现自己的手掌正按在田璧君高耸的胸脯上……

秦风赶忙松开,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姑娘,在下,在下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田璧君羞红了脸,赶忙挺立起娇身,羞怯得背过身去了。

“啊!快跑啊!”

远处,黔首们的呼喊声愈发急促。

秦风的余光,也正好看见了,那匹受惊的骏马正在长街上横冲直撞。

“姑娘,事出有因,并非是在下轻薄,请姑娘恕罪。”

秦风当即毕恭毕敬地朝田璧君作了一揖,又道:“请姑娘稍待,在下先去制服那匹烈马!”

说罢,秦风来不及犹豫,当即抽身朝那骏马飞奔过去。

“哎,你!喂,你就这么走……”

田璧君正忸怩着娇身,听见秦风的话语,一回神却只能看见秦风的背影了。

想起方才的尴尬场面,田璧君抿嘴收拢着裙襟,气呼呼地道:“淫贼!轻薄了本姑娘就这么走了!

“哼!别让本姑娘再遇见你!”

……

长街上。

受惊的骏马往来奔袭,将惊慌失措的人群冲得四散逃窜。

秦风快步赶了上去,好在秦风的体内有着项羽吕布武力的加持。

一个健步大步流星,秦风单手一把握